[陈丽芳]:误入歧途我愧对父亲
发布时间:2011-11-07 12:10:09 星期一???

  我叫陈丽芳,现年40岁,家住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在福州市铜盘路软件园工作。

  我自幼体质虚弱,父母含辛茹苦才把我拉扯大,上学后,我还是三天两头感冒发烧,父亲经常在半夜三更抱着我去医院看急诊,老师同学见我弱不禁风的模样,常怜惜的叹道:“你怎么跟林妹妹一样啊?”父亲非常担忧,带我访遍名医专家也没有起色。

  1998年的夏天,我去书店购买学习参考资料,看到旁边书架上摆着《转法轮》便顺手买来。看到书上写着“气功就是修炼”、“我要是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等话,我被深深吸引,带着对祛病健身的渴望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以及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心理,我开始接触法轮功,反复阅读,观看法轮功的书和光盘。过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身体好些了,我把这理解为是“师父”在管我,“师父的法身在给我净化身体”。于是,我相信了书上的每一句话,认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把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事都用法轮功的理论来衡量,把遇到的一切苦恼与赞扬都当作是对自己心理的考验和过关。

  读了《精进要旨》等书,我还有一种紧迫感,我不断地告诫自己,必须抓紧时间,“精进实修”。一有时间,我就捧着法轮功的书看,每天早晚坚持打坐练功,不看电视、新闻、报纸,连自己平时喜爱的医学书本也抛在了一边,认为这只是常人医治疾病的手段,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我也不再热衷于自己曾经热爱的工作和事业,觉得只有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事。

  正在我全身心的投入,放弃了许多自己认为修炼人该修去的“执着心”时,1999年7月22日,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修炼法轮功既能让人身体健康,还教人“做好人”,怎么要取缔呢?一定是弄错了。于是,我依然坚持自己在家“学法”、练功。 2000年,我看了明慧网上发表的“师父”“经文”《严肃的教诲》及许多学员的心得体会,有了到天安门“护法”的想法,我瞒着家人到了天安门,结果被劝回。当时,我想当然的理解为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才让我脱离险境。

  在这期间,我拒绝了追求者的求婚,心想“法难当前,哪有个人幸福而言”,我没有了结婚的想法,还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全然忘记了从小起父亲就对我的叮咛、教育和期盼,一心只有“师父”说的“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这里更需要大法弟子讲真相”,我决定听“师父”的话,留下来“护法”、“讲真相救度众生”、“坚守阵地”。 2001年,为了坚持修炼,为了“护法”,我在外面找了一处临时住所隐姓埋名,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靠给人做钟点工和家教维持生计,每天坚持“学法”、练功,关注明慧网上的新动向,关注“师父”是否有新的“经文”发表。为了“坚修大法”和自己的“安全”,我几年不曾打电话回家,与家人失去联系。年迈的老父亲患有糖尿病等病多年,可我并不担心,因为“师父”说了“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师父”,我坚信“师父”一定会看到我的真心,会管我也会管我的亲人的,而我的父亲为女儿所承受的苦痛,将来也会得到“福报”的。

  然后,精诚修炼的我,2008年初,回到家乡,与父亲在分别8年后重逢。父亲用颤抖的双手拉着我的手,一声声的呼唤着我的小名悲泪长流,我望着父亲瘦弱而苍老的模样心痛不已。这时,我才得知这些年,父亲因为我牵挂担忧,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糖尿病引发肾衰竭等多种并发症,医院几次发出病危通知。

  现在他已难以行走,双眼看不清,孤苦的躺在病榻上,手术后一直靠血透和化疗维持生命。每当想起年迈的老父亲这些年来因为女儿而承受的苦痛以及他对女儿满心的期待和深切的呼唤,我愧悔难当。这十多年来为了法轮功,我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放弃了亲情,放弃了事业,却换来了这样的结局。后来,在反邪教人士的帮助下,我终于明白了真相,认清了这场骗局,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我伤害了亲人,也伤害了自己,痛悔的泪水在心里止不住的流淌。如今,在社会大家庭和亲戚朋友的关爱下,我彻底走出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重新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和珍贵,更加觉得愧对父亲。

来源: ??作者: ??编辑:陈俊男